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当前位置:主页 > 裁判文书 >

李光胜诉镇安县医院医疗损害赔偿案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6-23 15:21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陕西省镇安县人民法院(2007)镇民初字第20号。

    二审判决书: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商中民一终字第36号。

    2、案由:医疗损害赔偿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李光胜,男,汉族,生于1961年1月12日,镇安县新城社区二组人,居民。

   一审委托代理人刘珍,陕西安业律师事务所见习律师。

   二审委托代理人梁江荣,陕西泽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镇安县医院,住所地镇安县涝巷街。

   法定代表人:王全玉,该院院长。

   一审委托代理人:董军,该院医务科负责人。

   二审委托代理人:文浩,该院医生。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陕西省镇安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胡宗平;审判员:吕保安、熊贤成。

   二审法院: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郝建华;审判员:何衍举、马启明。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07年11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2008年8月4日。

  (二)一审诉辩主张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诉称:2006年1月15日18时30分,原告在县河化工厂三叉路口行走,被一辆客车撞伤,20时30分被送往镇安县医院。入院诊断为:1、急性闭合性胸部损伤,右肋骨骨折(8、9、10),右肺挫伤;2、急性轻型闭合型颅脑损伤,脑震荡;3、全身多处软组织损失。原告的其他伤作了处理,但右肘关节向外溢血且肿胀的异常,主治医生阴秦只是包扎了一下,就不再过问,我多次反映,医生总是不耐烦说一直在治疗。2月8日,阴秦医生到门诊上班,文浩医生接着治疗,原告反映右臂肿胀不知疼痛的情况,文浩让原告找阴秦,阴秦说不是他的事,观察了几天后大夫让原告在骨科治疗,3月20日被诊断为:1、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2、急合型胸部损伤;(1)肋骨骨折(2)肺裂伤;3、右侧臂丛损伤。继续在被告处治疗无效果,后经镇安县公安局鉴定为右侧臂丛损伤致右上肢功能丧失属五级伤残。被告漏诊和延误了原告病情,且被告存在涂改病历的现象,属医疗事故 ,使原告身体伤残精神遭受痛苦,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

    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答辩称:原告在我院治疗过程中:1、诊断准确,治疗处理措施及时得当;2、患者入院时病情急重,伤情复杂,经我院有效治疗,恢复良好;3、患者的臂丛神经损伤因外伤造成,与我院诊疗活动无任何因果关系,我院在为其诊疗过程中已充分考虑并予以相应治疗,及时建议其外出进一步诊治,对其病情没造成任何延误,不予赔偿原告损失。

   (三)一审事实和证据

    镇安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6年1月15日19时30分,原告李光胜由102省道由北向南行走,行至镇安县县河化工厂交叉路口处,被其同向后面行驶的陕H10278号长安微客车右前风档立柱处撞倒,造成李光胜头部、右手臂受伤。当晚原告入住镇安县医院治疗。出院记录记载入院诊断为:1、急性闭合性胸部损伤,右肋骨骨折(8、9、10)、右肺挫伤。2、急性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3、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住院后的治疗及检查情况,原告提供的证据第三页记载为: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给予抚炎、止血、健脑、吸氧、对症,支持治疗后病人一般情况好,生命体征平稳,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干、湿啰音、心腹(一)。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已结痂脱落,右上肢麻木,肋力级, 继续行右上肢理疗。出院诊断与入院诊断记载相同。出院时情况及医嘱:患者一般情况良好,生命体征正常,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干湿啰音、心腹(一)。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已结枷脱落,右上肢麻木,活动无力,要求外出就医做进一步治疗,通知出院嘱出院后加强营养及右上肢功能锻炼。2006年3月20日镇安县医院诊断证明书记载:诊断1、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2、急合型胸部损伤(1)肋骨骨折(2)肺裂伤(3)右侧臂丛损伤,建议到上级医院行右上肢检查治疗。镇安县医院住院病案首页即原告提供的证据第2页记载:实际住院39天,未填写科主任、病案质量、质控医师、日期。证据第17页住院病案首页记载实际住院59天,科主任、病案质量、质控医师、日期均填写。原告认为被告镇安县医院漏诊延误病情并涂改病历,致自己伤残,构成医疗事故。被告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经法院依法委托,商洛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书分析意见第3项为:医方在2006年1月15日至3月6日接诊治疗患者的医疗活动中,给予患者吸氧、脱水、镇痛、预防感染、营养神经及伤口清创等对症处理。在发现患者右上肢感觉、运动障碍后,及时采取了治疗观察和建议患者去上级医院检查治疗处理,没有延误患者的病情,也没有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但对患者的诊断不够规范、全面,病历记录不够详细,对患者右上肢伤后的感觉、运动障碍查体记录不完善,在患者症状已经明确的情况下没有及时做出修正和补充诊断,存在一定过错。鉴定结论为:本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原告申请伤残等级鉴定,经法院依法委托,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书,结论为:李光胜的损害属六级伤残。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伤残赔偿金,不主张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因不存赡养、抚养的事实,原告也不主张赡养费、抚养费。被告认为与原告的纠纷不属于医疗事故,医疗行为与原告伤残无因果关系,不愿赔偿,审理过程中也不同意调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交通事故认定书;

    2、镇安县医院住院病历;

    3、镇安县医院费用清单;

    4、镇安县医院诊断证明;

    5、镇安县医院病历;

    6、第四军医大学诊断证明;

    7、镇安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书;

    8、原告伤情照片三张;

    9、原告户籍复印件;

    10、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

    11、法医学司法鉴定书。

  (四)一审判案理由

   镇安县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根据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本案不属于医疗事故纠纷,因此被告镇安县医院依法不承担医疗事故赔偿责任。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分析认为,被告医方对患者的诊断不够规范、全面、病历记录不够详细,对患者右上肢伤后的感觉、运动障碍查体记录不完善,在患者症状已经明确的情况下没有及时作出修正和补充诊断,存在一定过错。作为医疗服务单位,被告镇安县医院依法应对自己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过错赔偿责任。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9268元×20年×50%=92680元,被告对此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40%的责任),其余部分原告自负。原告自愿放弃主张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本案不再涉及。

   (五)定案结论

   镇安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二款、一百三十四条一款(七)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镇安县医院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李光胜残疾赔偿金叁万柒仟零柒拾贰元(37072.00元)。

   医疗事故鉴定费3000元,由被告镇安县医院承担;伤残鉴定费1000元由被告承担300元,原告承担700元;诉讼费2000元,原被告各承担1000元。

  (六)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诉称:李光胜右臂丛神经损伤与上诉人诊疗活动无因果关系,原判要求上诉人赔偿李光胜损失缺乏事实依据,请求二审改判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诉称:原判片面依据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认定事实错误,判决不公。镇安县医院的漏诊致使丧失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使上诉人的右臂功能丧失,而且镇安县医院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医疗行为不存在医疗过错、因果关系,因而镇安县医院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改判。

    2、二审事实和依据

    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审判决对李光胜遭遇车祸后在镇安县医院治疗情况及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情况的事实认定清楚。另查明,二审中对镇安县医院在给李光胜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如有过错,和目前李光胜右臂伤残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问题委托西安交通大学医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鉴定,鉴定结论为:李光胜因车祸致右臂丛神经完全损伤(根性撕脱伤),医院漏诊了右臂丛神经损伤这一诊断,应为过错。李光胜右臂伤残是车祸造成的,与镇安县医疗行为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同时查明,李光胜发生车祸后,在2006年10月31日与肇事方对赔偿问题进行了协商处理,双方商定李光胜右臂伤残与此交通事故无关,肇事方不负赔偿责任,由肇事方在付清李光胜医疗费(12349.63元)后再一次性补偿李光胜误工费等共计1万元。

   3、二审判案理由

   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上诉人李光胜遭遇车祸后在上诉人镇安县医院处接受治疗,目前右臂伤残,西安交通大学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认为,李光胜因车祸致右臂丛神经损伤(根性撕脱伤),镇安县医院漏诊了右臂丛神经损伤这一诊断,应为过错。李光胜右臂伤残是车祸造成的,与镇安县医院医疗行为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该鉴定结论程序合法,科学合理,本院予以采信,应当作为判案依据。据此上诉人镇安县医院依法应当对李光胜的伤残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其上诉称其医疗行为与李光胜伤残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与事实和证据不符,本院不予支持;镇安县医院在给李光胜治疗过程中虽然存在漏诊的过错,但依据鉴定结论,该过错并不是造成李光胜右臂伤残的直接原因,仅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因而李光胜上诉要求镇安县医院对其右臂伤残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依法不能支持。综上,二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原判决要求镇安县医院承担40%的赔偿责任,处理适当,依法应予以维持。

    4、二审定案结论

   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诉讼费720元,双方各承担360元,鉴定费3329.80元,双方各承担1664.90元。

   (七)解说

   本案争论的焦点问题是侵权行为的认定。

   侵权行为根据归责原则和构成要件划分为一般侵权行为和特殊侵权行为两种。一般侵权行为有四个构成要件:行为的违法性、损害事实的存在、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医疗损害赔偿纠纷属一般侵权行为,侵权的四个构成要件必须同时具备。但其举证责任是特殊的,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八)项之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一审中,原被告均对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无异议,法院确认了其效力。该鉴定分析认为医方行为有过错,但认为医方过错与患者的人身损害无直接因果关系,不构成医疗事故,原告要求医疗损害赔偿,根据该鉴定报告,按一般侵权构成要件,被告不负侵权责任。但按举证责任的规定,被告应承担不利后果,故判决被告对原告的损害承担40%赔偿责任,应该是公平、公正、合法的。

    二审中对因果关系作了鉴定,鉴定认为被告医方有过错,其医疗行为与原告伤残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据此,医疗侵权行为的四个构成要件完全具备。因果关系是侵权行为构成要件的必备环节,当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存在因果关系时,行为人才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没有因果关系,侵权责任不成立。一个损害后果往往由多个原因引起,包括主要原因与次要原因,也包括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直接原因与间接原因是根据原因行为是否与损害结果存在必然联系加以判断。直接原因直接产生损害结果,与结果有必然联系,间接原因一般只是损害产生的偶然性条件,不必然产生损害后果。因此,直接原因行为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间接原因行为需根据其在侵害结果产生中的作用划定其应承担责任的范围,而非全部责任。综上,一、二审法院作出了被告赔偿原告40%的损失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法律依据充足,维护了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