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当前位置:主页 > 裁判文书 >

关于连某与李某某离婚纠纷一案的案例分析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6-23 15:21


    本案坚持离婚自由原则,同时在财产分割上参考利益衡平理论,适当照顾女方权利,子女抚养上征求意见,以有利于孩子成长为前提,以查明事实依据,正确地分析和权衡,适当地进行自由裁量,作出了符合婚姻法立法精神的判决。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原告连某,女,1978年10月10日生,汉族,住镇安县永乐镇青河社区居委会第一居民小组,居民。

    被告李某某,男,1976年9月18日生,汉族,住址、职业同上。

    二、双方争议的事实及理由

    原告连某诉称,她与被告1995年经人介绍相识,1998年在永乐镇人民政府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一般,双方经常为家务琐事发生争吵,1999年自小女儿出生后,夫妻关系更加恶化,被告对她不信任,不给她生活费用,对孩子不闻不问,导致夫妻感情破裂,她曾与2012年1月向法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经法院调解和好后,夫妻关系并未得到改善,双方分居生活。她于2012年9月再次向法院起诉,法院判决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现她又一次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并要求抚养小女儿李乙。

    被告李某某辩称,他与原告婚后夫妻感情尚好,夫妻关系出现矛盾,是因为有第三者插足引起的,现为了孩子,他仍希望挽留他们的婚姻,他不同意离婚。

    三、法院查明的事实

    原、被告于1995年经人介绍相识,1998年10月26日在永乐镇人民政府登记结婚,1999年9月29日生育一女孩取名李甲,2009年3月25日生育一女孩取名李乙。婚后夫妻感情一般,2009年之后双方经常为家务琐事发生争吵,夫妻间产生矛盾。2012年1月,原告曾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经法院调解和好,双方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同年9月,原告再次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法院认为原、被告结婚时间较长,已建立起一定的夫妻感情,原、被告之间如能互相理解与信任,仍有和好可能,双方夫妻感情未彻底破裂等情况为由判决驳回原告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但双方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现原告再次起诉,坚决要求与被告离婚,并要求抚养小女儿李乙。经多次调解,双方未达成协议。

    四、法院审判。

    一审判决认为,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经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本案原告第一次起诉离婚,经法院调解和好,双方未在一起共同生活。第二次起诉离婚,本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原、被告仍分居生活,互不履行夫妻义务,夫妻关系并未得到改善,因此原、被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原告请求离婚,本院应予以准许。离婚后,子女抚养应当以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为原则,分别由原、被告抚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5条规定,父母双方对年满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尊重并考虑该子女的意见。本案中,长女李甲年满14周岁,经征询孩子意见,其愿意随被告生活,本院应予以准许。小女李乙,因2012年之前一直随原告生活,由原告抚养对孩子的健康成长较为有利,因此小女李乙以由原告抚养为宜,原告要求抚养小女李乙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在庭审中,原告陈述有夫妻共同存款10万元,未向法庭提交任何有效证据来证明,本院依法不予采信。被告辩称有共同存款4万元,已被原告取走,原告辩解取4万元存款属实,均已经花用,但无相关证据证实,可视为夫妻双方婚后共同财产,本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在判决时适当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二款、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三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连某与被告李某某离婚;

    二、大女儿李甲(现年14岁),由被告李某某抚养,小女儿李乙(现年4岁),由原告连某抚养,双方均有探视孩子的权利;

    三、婚后共同存款4万元,其中1万元,由原告连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支付给被告某某,其余3万元,归原告连某所有。

    案件受理费300.00元,原、被告各负担150.00元。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有履行内容的均履行完毕。

    五、法官点评

    1、前期调解的铺垫

    本案原告连某诉被告李某某离婚纠纷一案,原告曾于2012年1月向法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立案后经过法庭调解,调查,并从被告闪烁其词的言语中发现双方的主要焦点是自从原告到县城租房居住,照顾孩子上学后,由于环境及接触的一些人的影响,原告的心里发生了变化,加之双方缺乏沟通,夫妻间产生矛盾,被告脾气暴躁,对问题不能理智处理,因原告起诉离婚,被告多次到原告娘家吵闹,甚至和原告家人发生打架,并扬言死不离婚,还要打断原告的腿。而且法庭向其送达法律文书时拒绝签收,情绪激动、极不稳定,对法官的抵触对立也很大。法庭经过综合考虑,为避免原、被告造成不良后果,且夫妻感情尚未达到破裂的程度,主办法官开始做原告连某的思想工作,分析案件原因,事态发展的后果等因素,重点是家庭的稳定对子女的重要性等多方面考虑,从法与理、法与情等多方面,耐心细致的做原告的思想工作,最终双方调解和好。

    在调解半年之后,原、被告仍未和好如初,原告于2012年9月再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有了第一次的接触,被告也了解了法官是真心实意的为当事人着想,所以这一次和法官的对立缓解,签收了送达的法律文书。但在调解时,被告李某某在法庭的情绪仍然特别激动,大喊大叫,说是原告拿走了家里的全部存款,和别人鬼混,不照顾家庭,不在家生活。还扬言谁给其离婚就杀了谁,当时主办法官考虑到被告的情绪非常激动,不宜继续调解,遂终止了当时的调解。如果简单的一判了之,不但矛盾化解不了,而且极可能造成恶劣的后果,遂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从善意的心态出发,给双方一个“缓冲期”,给被告再次冷处理的机会。

    2、人民陪审员重要作用的发挥。

2013年7月原告再次起诉要求离婚,鉴于上述情形,主办法官决定邀请陪审员参加该案的审理,应邀的人民陪审员也是原、被告所在社区主任,此案办理充分发挥了人民陪审员和民间调解组织接触当事人多、了解情况多的优势,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在找准思路后,办案法官便与人民陪审员一同找到村组干部及民间调解组织成员共同分析案情、分析当事人的心理、分析调解此案的切入点,在研究调解方案后,各自分工协作,由村组干部找到被告做其思想工作,使其真正从思想上转变过来,原告不回家,不安心过日子,死拖是没有用的,过激行为只能造成两败俱伤,痛苦两家人,并伤害子女等多角度分析,告知被告应当采取理智的方式处理。后法官因势利导,邀请陪审员一起,从情、理、法上对被告做思想疏导工作,讲明案件的发展趋势及判决可能出现的后果,让其有思想准备。通过法官与人民陪审员耐心、细致、入微的工作,被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与无知,虽未达到调解的结果,但被告情绪稳定,从思想上认识到判决可能的后果,为当事人服判息诉做了很好的铺垫,避免不良后果的发生。

    3、本案按照婚姻法婚姻自由原则,依法裁判。

    本案判决坚持了婚姻法结婚自愿,离婚自由原则。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本案,原、被告经调解多次,原告坚持离婚,经法院调解与判决不予离婚后,原告仍不愿与被告一起共同生活,被告虽坚持不同意离婚,但和好无望,近两年原告多次闹离婚,给家庭及邻居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足以说明原、被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所以判决原、被告离婚是正确的,是符合婚姻法精神的。同时在判决离婚时,全盘考虑,通过教育和说理,使被告建立正确的婚姻家庭观念,不因此而走向消极的一面,使离婚案件当事人不因离婚而造成心里失衡,对生活的丧失信心,而走向极端。

    4、找对思路,正确处理子女抚养问题。

    孩子由哪方抚养对其成长更为有利?离婚案件中,子女监护权是一项重要内容。除考虑当事人双方的实际情况外,依法规定在孩子满10周岁后,要征求孩子的意见。因此,在必要时,应当征求孩子意见,并将其意见作为主要参考依据。10周岁以下的孩子有无必要听取其个人意见呢?根据实际情况,由法官自由裁量。本案,原、被告大女儿已经十四岁,法官充分征求了其本人意见,其个人陈述父亲脾气暴躁,让妹妹随母亲生活,会更好一些,虽言不由衷,但表示愿意随父亲生活。小女儿一直随连某即原告生活,在几次的离婚诉讼中,被告都坚持要两个孩子均随其生活。每次调解,原告都将小女儿带着,但孩子不愿意叫被告爸爸,也不愿意到被告身边去,一直躲在母亲的怀里,用怯生生的眼睛看着被告,足以说明被告行为对孩子的影响,因此法官综合考虑,觉得原告抚养小女儿更有利孩子的成长,被告虽不让步,但法官耐心的向被告讲解了《婚姻法》关于子女抚养的相关规定,告知离婚后,孩子无论由谁抚养、随谁生活,永远都是双方的子女,其小女儿年龄还小,原告照顾更合适,最终被告没有再坚持,而且被告的父亲来法庭,也告知法官,自原告要求离婚以来,孩子上幼儿园一直是他们老两口坐公交车接送,被告在外打工,没时间接送孩子,他们年龄大了,也没有精力再照顾孙女,希望把小女儿判给原告,由原告照顾更放心。综合考虑,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5、利益均衡,适当照顾女方,正确处理财产分割。

    因为在最后的案件调解工作中,办案法官在被告不断的强调中洞察了被告的心理,想着婚姻已经无法挽回,但经济上不能让原告一人把所有的家庭存款都拿走,使得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陷入困境,心有不甘。本案参考了离婚自由中的利益衡平理论,经过多方面平衡,以本案查明的客观事实为基础,适当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原则等,本案将夫妻婚后共同财产可以查明的4万元存款,进行了适当分割,给被告判决了1万元,算是给被告心理的一个安抚,原告也无异议,合情合理,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案外人,都比较容易接受,双方得到了利益的均衡。判决后,原告及时将1万元送到法庭,被告也以平和的心态签收了法律文书,并表示感谢,双方皆服判息诉。 

    结束语

    此案在审理过程中,法官注意保持了中立地位,及时掌握了当事人的心理状态,避免盲目庭审激化当事人之间的矛盾,通过全方位、多形式、深入细致的调解,引导当事人解开心结,以冷处理的办法,缓和了双方矛盾。其次本案还引入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外来积极因素,发挥了人民陪审员参与案件的作用,通过村组调解组织力量,外围工作使被告更容易接受,增加了办案的透明度,真正做到了“阳光审判”,同时本案办案法官树立了先进的司法理念,把握正确的司法导向,做到了程序和实体并重,找到了个案的特殊性,分析并掌握其特点,正确适用法律,妥善而正确地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做到个案公正。判决后取得了一致认可,提高了群众的满意度,真正做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双丰收。

关闭窗口